<p id="bxbv7"></p><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output></pre>

<p id="bxbv7"><output id="bxbv7"><menuitem id="bxbv7"></menuitem></output></p><pre id="bxbv7"></pre>
<p id="bxbv7"></p>
<p id="bxbv7"></p>
<p id="bxbv7"><output id="bxbv7"><listing id="bxbv7"></listing></output></p>

<output id="bxbv7"></output>

<pre id="bxbv7"></pre>

<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menuitem id="bxbv7"></menuitem></output></pre><p id="bxbv7"></p><pre id="bxbv7"></pre>
<noframes id="bxbv7">

<p id="bxbv7"><output id="bxbv7"><delect id="bxbv7"></delect></output></p>

<p id="bxbv7"></p><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delect id="bxbv7"></delect></output></pre>

<p id="bxbv7"><output id="bxbv7"></output></p>
<p id="bxbv7"></p>

<p id="bxbv7"></p>

<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delect id="bxbv7"></delect></output></pre><pre id="bxbv7"><p id="bxbv7"></p></pre>
<p id="bxbv7"><output id="bxbv7"><menuitem id="bxbv7"></menuitem></output></p>

<pre id="bxbv7"></pre>

<pre id="bxbv7"></pre>

<p id="bxbv7"><delect id="bxbv7"><listing id="bxbv7"></listing></delect></p>
<p id="bxbv7"><output id="bxbv7"><menuitem id="bxbv7"></menuitem></output></p><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output></pre>

<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delect id="bxbv7"></delect></output></pre> <pre id="bxbv7"><p id="bxbv7"></p></pre>

<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delect id="bxbv7"></delect></output></pre>

<pre id="bxbv7"></pre>

<p id="bxbv7"><p id="bxbv7"><delect id="bxbv7"></delect></p></p>

<p id="bxbv7"></p>

<p id="bxbv7"><output id="bxbv7"><delect id="bxbv7"></delect></output></p>

<p id="bxbv7"></p>

<p id="bxbv7"></p>
<p id="bxbv7"></p><pre id="bxbv7"><output id="bxbv7"></output></pre>
<p id="bxbv7"></p>

怡貝拉軟裝

只要書夠,書架的創意就永遠不嫌多

[ 設計研究 ] 2016-09-22

Sebastian Errazuriz 是一名來自在紐約工作的智利裔藝術家和設計師,當他在智利首都圣地亞哥的街頭漫步時,一截遺落的殘枝啟發他制作了這款名為 Bilbao 的書架,屬于他依靠天然素材打造的 Tree 系列作品。


 

Errazuriz 將殘枝帶回了自己的工作室,在盡量不改變殘枝本身形態的基礎上進行了加工,使它能夠更好地貼合墻面。

上完黑色啞光漆的殘枝搭配黑色的不銹鋼或是透明的玻璃擱板后就變成了一個精美的書架,能讓人感受到自然與設計恰到好處的結合。

誰說書架的擱板一定要硬邦邦的?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 2015 屆畢業生 Mizuki Odashiro 就利用一系列彩色的薄紗打造出了這款名為 Tone 的書架。

整個設計非常簡單,輕質的薄紗通過搭扣固定在黑色的金屬框架上,安裝和拆卸都非常方便,允許用戶隨意改變書架的設計。

設計師采用的是比普通尼龍搭扣更結實的 3m™ dual lock™ 粘扣,它們能夠讓每一張薄紗承受五千克的重量——不過話說回來,感覺什么都不放就是一個很美的裝置,而且書放不平的話,很多強迫癥會抓狂吧。 

在今年的米蘭家具展上,意大利石器公司 CITCO 帶來了與扎哈共同設計的 Valle 書架。

Valle 包括了四個用黑色花崗巖制成的模塊,材質特有的堅硬質地同扎哈代表性的輕盈線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些模塊既可以獨立安裝也能組合在一起營造出一種奇妙的延伸感,本身也能作為一件墻面裝飾品使用。 

這個設計其實已經提過好幾次了。由日本 nendo 工作室利用碳纖維打造的 nest shelf 是一個能夠根據需要延伸或是收縮的靈活設計,展開的過程看起來像是有一個相同的書架從中自然生長出來似的,顯得非常流暢。

只需要簡單的推拉動作,nest shelf 的網格結構就會在維持對稱的基礎上發生變化,讓用戶可以發揮自己的創意。

只需要簡單的推拉動作,nest shelf 的網格結構就會在維持對稱的基礎上發生變化,讓用戶可以發揮自己的創意。

第一眼看到 L shelf 的時候,你或許會因為它歪歪的模樣感到緊張——不必擔心,看似處于傾倒邊緣的它有著非常穩定的結構。

這個由 L 型彎木組件組成的書架來自法國設計師 Aurélien Veyrat 成立的 Objet Optimisé 工作室,組裝時無需額外使用五金零件或是膠水,完全依靠組件本身的插口彼此相連。

模塊設計使組件在運輸或是還沒有組裝的情況下能夠堆疊在一起,不會占據太多空間。

如果你想讓你的藏書也“體驗”一次失重,不妨試試英國工業設計師 Sebastian Bergne 帶來的這款名為 FICTION 書架。

白色的鋼板采用了類似 Z 型的結構,直立時最上方的一本有一種懸浮的效果,可以放在座椅旁隨手取書。

橫放狀態下書架則隱藏在書本下方,在白色背景下會讓人產生一種書本失重的錯覺。

YBL-DESIGN 怡貝拉軟裝

中國高端軟裝飾設計領導者品牌,高端軟裝飾設計文化倡導者,最具影響力的整體軟裝設計公司,以一流的品質,專業的服務,為顧客創造精致美好的生活。

FOLLOW US 關注我們

打開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查找:YBL怡貝拉軟裝設計→點擊“關注”
或掃描網頁底部的二維碼

女人下面自熨视频免费播放,黄色三级片,黄色视频在线观看_首页-&